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照相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9:10:5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马会计    老马在菜园子里翻地准备春种,挥汗如雨,整整干了一个晌午;满身臭汗回到家里,急急忙忙进到里屋洗涮。这时候,老伴儿进的屋来告诉他,上午卜主任打来电话,通知他去单位照相;并且说,凡是不参加照相的就要扣发当事人的退休金。  老马心里纳闷:这是又搞啥名堂?顾不得吃饭,就打电话询问单位办公室的卜主任。卜主任告诉他,全县财政大清查,要求各单位必须对现有的工作人员及离退休人员照集体相、拍摄近照,还要求本人亲笔填写一张个人履历表:目的是要堵塞财政的“黑洞”,清查那些人已经亡故仍然领取工资或退休金的人员。  老马这才叹了一口气,心里轻松下来,便坐下来吃饭。他于去年办理了退休手续,现在在三个儿子的菜园地里二次上岗;这三分多的菜园地儿就是他每天工作的地方。常言道:一亩园十亩田,这话可真一点不假;老马退休一年来,只是这三分多菜园地儿的工作,就把他改造得“身体倍儿棒、吃嘛嘛儿香”,那可比在单位里做操散步的锻炼要来劲得多。生命在于运动,作为一个人就是不能闲着。你看南街的老章,退休以后天天在那大街上晒太阳、海聊,没几年不就给撂倒了?经过这一年的时间,老马戒断了陪伴他大半生的烟和酒,并且还得出一个精辟的结论:这人哪,啥都能断,惟独这口气儿坚决不能断!直白地说吧,那就是只要能多活一天就要多领他一天的工资——果不其然,这就立马应着了吧!还是活着的好哇!  可是,这一次县里财政大清查,还有一件事让老马放心不下。他把儿女们的工作全都安排得七停八妥:在外面有正式的工作,在家里还保持有责任田,双保险儿;孩子们工作生活得有滋有味儿,这方面他不需要担心。五年前,局长让他去办理局长正在上初一的儿子的工作工资手续,他搭车把五岁孙子的工作工资手续也给办了。这事儿要放在过去也就不算个事儿了。自己在单位做了一辈子会计,哪一任局长的底细他不清楚?儿女们的工作几任局长都没少帮忙,自己也没少跟着局长沾光;如今自己已经光荣退休,十岁的孙子也已经跟着领了五年的工资;这照相填表一类面子上的事还好说,无非让儿子回来再顶替一下;可如今已今非夕比,万一在这次大清查中把孙子的底儿抖搂出来,那可就惹了麻烦了。这事儿不能不慎重,说啥也不能让查出来。  老马思来想去,决定去找局长打听打听。只要局长儿子的事儿查不出来,他孙子的事儿也就平安无事了。  老马想到这里,便停下吃饭,起身去给局长打电话;老伴儿见状,不禁怨道:“多大的事儿也得吃了饭再说。”老马道:“你懂个屁!头发长见识短。”老马接通了电话,说这些天来想念局长,和老伴儿想去看看局长,请局长给约定个时间。局长还真给了老马面子;这就叫老马在老伴儿面前大为自豪海吹了一通。老伴儿耍笑道:“有本事咋没有自个儿弄个局长做?”老马顿觉脸上一热,喝道:“我虽然不是局长,哪一任局长都得高看我三分。我比哪个局长都局长!”老伴儿没有顾得老马的脸色,接着说:“别高兴得太早。你不是退休不当家了么?老百姓还知道人在人情在呢。人家那会儿高看你这会儿就不一定看得起你了。局长儿子不会出事,咱孙子就不一定没有事。”老马听老伴儿这么一说,脸上就像被扯了耳光一样热辣辣地难受,禁不住怒从心头起:“真真是他妈的头发长见识短,典型的妇人之见。他哪一任局长的底细我不摸,但是我老马没有出卖过他一个局长。谁得罪了我,我不信他们就不怕我举报他!”“嗵”地一声把饭碗往桌上一撂,背上锄头,气哼哼地往菜园地儿去了。    ——阿牛谏言:老马,先甭急着生气;我倒是觉得您的老伴儿言之有理。你想啊,在你一生的会计生涯中,你的顶头上司就是局长,局长就是你的天。局长高看三分的是局里的会计而不是你老马:这一点你应该是心知肚明的。比比人家你老马得的好处也不算少的了,知足了吧您哪。如果说你单是这么想想、这么在老伴儿面前瞎吹几句也算不了什么,但你要当真以为你比局长还局长,可就有点大错而特错的了。奉劝先生万万不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既没有出卖过别人,别人也没有出卖过你,这已经扯平了。要明白:有人不怕你举报他,可是你却怕有人举报你。      2.麻局长    老麻也同时接到单位照相的通知。  老麻在1998年换届时退居二线,名义上是局级调研员,实际上就是叫你回家养老;那一年他53岁。老麻退养在家,每天与别人玩玩儿麻将、下下象棋、练练书法怡然自乐。有时候到老家住上几天,与少小时的光屁股朋友、而今已经是爷爷辈儿的伙伴们玩儿上几天;大家在一起海天阔地,时常有事没事地议论着同辈人中谁家的生活过的不成样子、谁家这些年可发了大财、谁家的儿女孝顺、谁家的儿女虐待爹娘,甚至还常常掐指盘算着同辈人中谁谁谁早早就过世去了,现在还有几个同龄的人健在。左比右比,大家都觉得知足。但大家一比起老麻就有些羡慕起来。这个说,你老麻这辈子了不得,威威武武当过局长,够风光。那个说,我们可比不得你,天天歇着还照月领一千多块的退休金;你不晓得俺们向儿子们要个钱有多难,好一点的不跟你计较,有时候就是摔板凳打碗,恨不得叫你立马死掉。眼看儿子们摔破八瓣子汗挣那俩血汗钱,自己都难为情。咱们把儿女们的事办完了,一天不办完咱们的事儿,儿女们就得操咱们一天的心;还真不如像人家谁谁谁早早死去,也免去了这么多的烦恼。与家乡的伙伴儿们在一起,老麻感到很自足很快乐。几年过去,老麻已经把一开始上级劝自己退二线时那些沮丧不快的心情遗失得干干净净。老麻还总结了人生幸福的几大要件:健康,平安、愉快、知足。儿女们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自己和老伴一个月两三千元的退休金,老两口儿随便花也花不完。  接到单位的通知,老伴儿的心里有些忐忑,就问老麻:“老麻,咱儿子的事儿会不会叫查出来?”老麻没有感到会有啥事儿。想当年,老伴儿一人在家挣工分养活一大家人,自己的工资又是十几年不变的低水准;那会儿的苦难而今想起来恍若隔世。为感激老伴儿,他硬是把老伴儿从一个农民摇身变成吃皇粮的机关干部。他要把老伴儿解放出来。他要老伴儿后半生不再吃那过去的苦。他还要把儿女们从苦难中解放出来,永远不再受那样的苦难。他的任务在他退二线之前都已经圆满地完成了。他已经问心无愧了。就在他退二线的前一年,他还把自己正在上初中的孙子落实了工作工资关系,至今已经七年了。孙子已于去年正式上了班;只是小儿子不听话,大学毕业后愣是没有按照他的安排上班,偏要留在南方一家外资企业打工;这样便造成了小儿子这边工作的空缺。儿子没有上班,照旧领取着财政工资;每年的年度考核,他都让人给代理过去了。听了老伴儿的担心,老麻拍拍老伴儿的肩,安慰说:“别担心;小幺的事儿全局只有老马会计一个人知道;我给老马办过多少事儿,老马心里有数,他不会出卖我。你打个电话叫小幺回来应付一下也就没事儿了。”生活了一辈子,老麻从来没有出过任何有差错的事儿。老伴儿相信老麻。  与此同时,现任局长刚刚从“事事发大酒店”餐毕往外走。局长打着饱嗝,满嘴酒气,剔着牙齿,摇摇晃晃走出大酒店,与朋友们一一握手道别;然后,由司机扶着坐进汽车。回到家里,夫人吃过晚饭正在看电视剧;看见当局长的丈夫回来,赶忙起身为丈夫脱去外衣,扶着丈夫坐下,沏上一杯茶水放在丈夫面前:又在哪里喝成这样!嘴里嘟噜着,忙着把自己担心一整天的事情告诉丈夫,坐在丈夫身边,向当局长的丈夫讨教。“放心吧夫人,查不出来的;没有人会出卖我。”局长听了夫人的担心,哈哈一笑,喷着酒气告诫夫人。    ——阿牛谏言:两位局长先生,还是请你们慎思:老马会计会不会出卖你还是两说;“小马”会计也不一定不会出卖你。建议小心为妙。      3.牛县长    这一阵儿全县财政大清查,这可把主管清查工作的牛县长忙活得脚打锣。全县的财政收入本来就有限,中央解决“三农”问题又从降低农业税和增加农业补助开刀。这一降一增,全县的财政就要减收两千万。“三农”问题要解决,中央政策要执行,还要保证财政的正常支出。四大班子领导经过反复开会讨论研究对策,决定从财政支出的黑洞着手。县上决定这项工作由他这位县长亲自挂帅。这项工作的重要性,谁都心知肚明;他是一县之长,交由他来主抓,也是理所应当。去年,他刚三十五岁就被提拔做县长;想自己从一个农民的儿子到现在一县之长的位置,他也确实感到知足自豪。所以他就一定要不负众望。这些天来,他主持召开了多少次会议、到过多少个单位、发表过多少次重要讲话,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他只觉得这些天来太累了,太乏了,连平时清脆的嗓子也有些沙哑了。十几天来自己竟然连家也没有顾得上回过。今天工作已经基本就绪,回家好好休息休息。  “夫人哪,请为老公来盆热水泡泡脚。”  县长夫人刚刚入睡;睁开惺忪的眼睛看看表,已经11点一刻。心里埋怨说你今儿个才知道有家了。匆匆起床为丈夫打洗脚水。等丈夫泡上脚,便开言道:“你这些天忙的什么,家也不要了?”“你不知道我做的啥?全县大大小小这么多单位,哪一处没有留下我老牛的足迹?”实际上,县长夫人也是明知故问。丈夫是一县之长,全县的工作都是丈夫的工作。目前全县的中心工作就是挖、补财政的黑洞,堵上财政的非正常开支。她本人在县财政局供职,他们单位当然也是这项工作的主力军。可是,这些天来,到家里来找的人就不计其数,更不用提一天要接多少的电话!别人的事情她还不大挂心,只是她娘家哥哥的事儿叫她放心不下。三年前,她要求时任财政局长的丈夫为五岁的儿子在局里办理了正式的工作工资关系,这件事是这次清查工作的重点;听说有一个单位就查出了一个12岁的小学生已经在县财政领取了5年的工资。不过,儿子的事有当县长的丈夫顶着,相信不会出事儿。自己的哥哥三年前患癌症去世没有上报,仍然领取着财政工资,这可是这次清查工作的重点;如果一旦清查出来,自己的嫂子侄子可就立马断了生活来源。这件事老牛不管可不行。  “放心睡吧我的夫人!”牛县长听了夫人的心事,拍了拍夫人的肩。“也亏得你做了这么多年国家干部;全县把谁清查出来也不会查到咱的头上。你没想想:在这块地盘上,谁会来查我?谁敢来查我?!”    ——阿牛谏言:牛县长,还是请三思:你的良知会不会来查你?你的良知敢不敢来查你?——冷静点吧,牛县长!      ——阿牛总评:地位不一样想法做法就不一样。台上台下也不一样。阿牛奉劝诸君万不可马失前蹄而悔之晚矣。   共 42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甲鱼汤治疗阳痿成果好不好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