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典坟 第二百七十一章 生死之波

时间:2020-02-15 20:33:5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典坟 第二百七十一章 生死之波

江丰在监狱里是做衣服,在流水线上,他担心的还是江家的那些人。

六月份,江丰的心理起了变化,他觉得呆在这儿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对于自己进监狱,他是心里自责,如果真的知道死四十多万人,他会阻止的,但是没有料到会死那么多的人。

他愿意服法的原因也是这个原因,而不是认为自己有罪。

江丰半夜的时候,离开了监狱,分体,这个分体五太爷活着的时候,江丰就会。

他回到古城看了,锁阳城看了,外表看着一切都还好。

他回土楼,仓喜已经把孩子生下来了,是一个女孩子,江丰看着孩子眼泪流了出来。

仓喜一下惊醒了,打开灯。

“是江丰吧?”

“是我,我分体回来看看,我不想在哪儿呆着了,我原本就不应该呆在那儿。”

“是呀,可是死了四十多万人,这件事,谁也没有办法,如果你真的不想在那儿呆着,我再想办法。”

“算了,我想出来,就分体出来,处理江家的事情。”

“可是他们看不到你,你是分体,我可以感觉到你,也是因为我们是夫妻。“

“我担心的还是江家。”

“我一直给你盯着呢,副主事做事很认真,是一个好主事,这个你放心,我让他代理着主事。”

江丰知道,自己除了不放心,也是不甘心,可是没有什么不甘心的,五太爷水牢三十年找谁了?不甘心又会怎么样呢?

江丰回到监狱,天已经亮了,他坐起来,看着窗户外面,六年,六年对于江丰来讲,再出去,外面的变化说不定会是怎么样的变化了,也丰就脱离了这个社会了,再回江家,恐怕已经换天了,这都有可能。

江丰主事要是出事了,肯定会是乱起来,争夺是免不了的。

江丰没有想到,七月份,研究所所长找到江丰。

“你帮我调查洣鳞人,你就可以不用再服刑了。”

江丰看着所长,他不太相信这个人。

“但是,我不一定帮到什么程度。”

“尽力,我们也不要求你做到什么。”

“让我考虑。”

江丰知道,这是的机会,他不想江丰再乱一次,每一次的乱,都会让江家一下停止发展,甚至后退。

江丰终是答应了。

他土楼的时候,仓喜吓了一跳。

“你别玩这个。”

“我没有。”

江丰说事情说了。

仓喜抱着孩子,没说什么,她不同意的事情,总是不说什么,沉默。

江丰也知道,再搞洣鳞人的事情,那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情,可是这是他离开监狱的办法。当然,他用术也可以脱离监狱,可是他要躲着,躲一辈子吗?显然是不可能。

江丰还是跟洣鳞人研究小组的人进了天池。

在把两个雪坟推下去的位置,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现。

“是这个位置?”

江丰点头,所长说。

“下去,找人下去看看。”

江丰不说话,下去又会怎么样呢?也许什么也发现不了,那洣鳞人他们说是在水里生活,也会在岸上生活,可是那是上千年的事情了,洣鳞人已经是没有了,不存在了,存在的是雪坟。

下去人,几个小时都没有什么收获,一无所获。

“我想卓丧的尸体你们还保存着吧?”

“对,在冷冻室里。”

“我想看看。”

所长回头看了一眼江丰,半天说。

“有什么想法吗?”

“当然。”

江丰知道,不这么说,他是见不到卓丧的尸体的。

江丰确实是有他的想法,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来。

所长带着江丰去了省里,省里的一个研究所,所长进去,半个小时后才出来。

“可以进去,但是时间只有十分钟,而且要四个人跟着,你在里面不要有什么动作。”

江丰愣了一下,所长的话的意思是说,江丰可以做出来,他们所不能做的事情,那就是术,看来他们也是知道了。

江丰被带进去,所长跟在后面,还有四个人在左右。

江丰看到了卓丧的尸体,在一个玻璃罩子里,像是融化了一样,看得不清楚了,可以说是面目全飞了。

“是卓丧吗?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是,虽然是放在零下三十度的柜子里,但是依然是在融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温度或者可以再底低一些。”

“这就不是你的事情了,只看少说,只有十分钟。”

江丰靠近了罩子,还有一米,一个人就拦住了,不让再靠近。

江丰看了一眼所长。

“只能这样,我也是。”

江丰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对这个是害怕的,非常害怕的。

江丰站在一米的地方,用了术,他用术在和卓丧交流。

“我害了你。”

“不,你尽力了。”

“我能为你做什么?”

“我就不用了,我已经死了,我的灵魂也在慢慢的融化,如果你再晚来一些日子,我的尸体你也见不到了,灵魂也见不到了,现在我需要你帮助的就是,洣鳞人千年一轮回,就是说,会有天池有洣鳞人活过来,他们是在水里的,夜晚是在岸上的,我想,要让他们安静的生活,你们可以去了解,但是不要伤害他们,他们是善良的。”

“我可以做到,这回我用生命来保证,对不起了,朋友。”

“谢谢你,你是一个善良的人,洣鳞人会给你回报的。”

所长突然说。

“时间到了。”

江丰出来,就被控制住了,给弄到了一个房间里,里面全是机器。

“江丰,你刚才跟洣鳞人光流了,对吧?”

“没有。”

“那房间里的电波都是不一样的,这个不用骗我们了。”

江丰没有想到,现在的技术已经达到了这个程度。

“你们可以捕捉到电波,就是我不说话,你们也能,那么捕捉到后,你们是可以知道说什么,也可以仿这些电波再进去造话,跟洣鳞人对话。”

江丰说完,他们一愣。

“确实是这样,如果是普通的人可以,可是我们只能捕捉到,下面的事情我们都做不了。”

江丰只是试探,如果这样就好,他担心,他们会伤害到了洣鳞人。

“你和洣鳞人交流什么了?”

“确实是交流了,他说自己要死了,灵魂在融化着,灵魂化掉之后,尸体也就没有了,没有灰,没有气,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的。”

他们一愣。

“还有?”

“确实是还有,你们可以分析出来的,不用问我。”

“江丰,你要正确对待自己的态度。”

江丰很反感这句话,他不说话。

“这种波我们无法做出来,这是实话。”

江丰一直在考虑着,说了,也许不是好事,不说,也不一定有事。

“我只知道这些,我是跟这个死尸说话了,交流了,交流的就是刚才我所说的。”

江丰是真的害怕了,他不想说实话。

所长跟江丰出来,他请江丰吃饭,江丰是实在不想去,可是他也不想回到监狱。

所长说。

“其实,江丰,我们对你已经是很了解了,其它我也不想说,我们所研究的这个洣鳞人,对我们人类是有好处的,有发展的,这是高大尚的说法,往实在的说,我也是在自己的人生上,有一个建树,谁也不想平庸,你江主事大概也是吧?”

江丰心里一惊

,显然他们把自己全部的情况都了解了,奇怪的就是骨当这块,这是一个的秘密,他们竟然知道了,这个行当,从古到今,只是限定在某一个领域。

江丰不说话了。

“江老师,您在这块是前辈,我们无法触及的,所以说,我是想,我给您当学生。”

江丰心里想,那是不可能的。

“对不起,我真就知道这些,要不你把送回监狱。”

江丰是真的害怕了,洣鳞人千年一活,他们活过来,如果再出什么意外,那又是什么灾,江丰是无法预料的。

“江老师,您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呢?”

“没有,我真的就知道这些。”

“那好,您可以回家了。”

江丰愣了一下,所长走了,江丰看着外面行走的人,知道自己现在是自由的。

他回土楼,把事情跟仓喜说了。

“哥,这件事你慢慢的处理,关于洣鳞人他们是十分想知道的,他们想了解可以在陆地上和水里生活着的人,那么他们想开发另一个生存的空间,这样洣鳞人就会受到干扰,甚至是威胁,他们并没拿洣鳞人当人来处理,而就像鱼一样。”

仓喜提醒了自己,江丰不禁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江丰每天叫副主事过来,问情况,他尽量的不出去。

但是,江丰心里清楚,躲避是不行的,迟早这事还是要有一个说法。

所长来土楼找江丰,这让江丰有点害怕。

所长进来,他说洣鳞人消失了,他说的是卓丧,什么都没有了,他想知道为什么会消失,江丰说不知道,他只是这么说了。

“他还说了其它的事情,他跟你是朋友,电波上显示是这样的,只有朋友才会那么平静的说话。”

“我跟洣鳞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朋友,如果是,我也不会让他弄死四十多万的人,不管这样怪不怪我,我有没有,我的内心都是痛苦的。”

江丰说的是实话。

“但是,关于洣鳞人,我还想进一步的了解,两上雪坟失扔到了天池,一定是有原因的,或者说是回家吧?那么说,你跟他们是有交往的。”

“你分析的都没有问题,但是我不想说,我也不想再让你们折腾什么洣鳞人,因为你们折腾的结果就是,四十多万人的命,没有了,你们不内疚吗?”

“是,是这样,有总是在梦中会惊醒过来,可是为了人类有一个更适合的空间,这样的牺牲是值得的。”

江丰捂住了脸,半天才说。

“你可以走了,明天我自己回监狱。”

“你没罪,我已经把你的事情办完了。”

所长说完走了,江丰不知道他玩的是什么道,不管是什么道,江丰也是不会入进去的。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