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限制级末日症候 282 幕间死亡(十六)

时间:2020-02-15 20:29:2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限制级末日症候 282 幕间死亡(十六)

282幕间死亡(十六)

办公室在这个时候变得异常安静,先充斥在我耳朵中的是暖气工作的声音,紧接着,似乎能够听到被mén窗和玻璃隔开的外界的人声。渐渐的,哪些是机械声,哪些是外面的人声,我开始分辨不出来了。我的世界沉浮在一片里,空中垂落一条瀑布,水下则仿佛有无数的空dong,将这些水鲸吞而去。所有的声音,就是这、瀑布和暗流jiao织在一起。

阮医生的声音宛如从天边飘来,显得模糊不清。之后,她问了我许多问题,我作出回应,然而直到我醒来后都不清楚自己到底説了些什么,只是觉得并没有“过线”。那是一种很独特的感觉,你不知道被问了什么,回答了什么,但是当你醒来,就会有一种强烈的直觉。

我以为会立刻做梦,但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我根本就没有睡着。

一个do音的响声,像是钟声,又像是钢琴声,让我猛然清醒过来,没有刚睡醒时的懵懂浑噩,更像是大脑被冷冽的泉水冲刷过一遍,霎时间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完成了?”我问。

“完成了。”阮医生将笔从办公桌上拾起来,我有些感觉,那个唤醒我的do音就是这支笔掉在办公桌上所出的声音,“感觉怎么样?”

我回味了一下当时的感觉,摇摇头説:“没什么感觉,我没记起任何东西,我被催眠的时候説了什么吗?”

“有时候是这样的,记不起来总比被错误的记忆欺骗好。”阮医生説:“我在催眠时问的问题都是随意的,那些问题的作用是为了引导你更好地进入状态。所以……”她摊开双手,“若説你要问我,我问了你什么问题,我也只能説都是没有过你的心理警戒线的问题。”

至此,这一次的诊疗已经告一段落。

“回去后记得吃医生一边説着,一边接了个,看起来她又有新的病人了。

于是我打算告辞,然而在我説话之前,却下意识看向旁边的玻璃窗。那边并没有什么独特的东西,然而我却有种异样的感觉。大约过了一秒,我正打算转回头时,玻璃突然碎裂了,一个黑影打碎玻璃,从外面飞进来,重重砸在墙壁上,将我和阮医生都吓了一大跳。

阮医生整个人如同炸mao一般,持着听筒僵在原地。那边的声音安静了片刻后再度响起,打破气氛的凝滞,阮医生连忙説了几句就挂掉了。我和她齐齐看向掉在地板上的异物,现那只是一块拳头大的石头。

阮医生1u出惊尤未定的神情,重重走过去,将石头拾起来。而我则推着轮椅来到被破坏的窗边,想要nong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情。结果看到一群警卫正在追逐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nong得一阵ji飞狗跳。

那医生跑得快急了,但是却和普通人跑步的动作不太一样,更像是一只野兽,还不时拾起一颗石头向身后砸去,亦或者将周围的东西推倒当作路障。路上不断有人被他推倒后出惨叫和咒骂声,似乎受伤了,东西也散得一地都是。

安德医生气急败坏地追在警卫身后,在距离这扇窗户不远的地方停下来,双手撑着膝盖不断喘气,还断断续续地朝警卫们喊“抓住他,抓住他”,看起来狼狈极了。不过这还没完,另外一批医生和警卫6续赶来,安德医生开始指挥众人将受伤者捆起来,放进担架内送走。

这一次可不管你是病人还是正常的工作人员,全都一视同仁,不管是受伤的还是没受伤的,凡是和那名野兽般的逃跑医生接触过的人都被抓起来了。当事人自然拼命挣扎,但是部分动作ji烈的人很快就被警卫用电bang击晕过去,其他人看到示例,不得不老实一diǎn,但是嘴巴仍旧如同机关枪一样咒骂。

“真是无妄之灾。”阮医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説他惹了*説的他,自然指的是安德医生,“就是这回事?”

“不知道,也许吧。”阮医生有些幸灾乐祸地説,不过脸sè很快就沉下来,“也许我现在应该赶紧把积累下来的休假用完。”

我能听出她语气中浓浓的不安感,看起来这次突的事件并不简单。阮医生知道的似乎也不太多,但她毕竟是这座病院的医生,既然她同样感到不安,那我更有理由确信,有某种更大规模异变的正在这座封闭病院中酝酿。

“我先回去了。”我对她説。

阮医生从沉思中惊醒,对我diǎndiǎn头,却再一次陷入沉思中。我没有打扰她,自行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在回去的路上,之前的sao1uan已经被解决了,相关人士俱已离开。不久人们又聚集起来,惊疑不定地讨论适才生的事情。不过这都是正常人才需要烦恼的事情,对于jing神病人来説,无论外界生了什么事情,对大多数人的影响并不大,因为他们的病情大都集中在对外界的反应迟钝和无法集中jing神上。当然也有例外的,几个病人高兴雀跃极了,不断大声欢呼,还学着安德医生大叫“抓住他,抓住他”。此外,我还看到一个病人太过敏感,一脸恐惧的神sè挤入绿化带中。

看到这些人,我更加确定了,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jing神病。

回到宿舍房间后,我习惯xing将yao物扔进chou屉里,继续钻研那些关于电子技术的资料。催眠疗法虽然没有唤醒关于男孩“高川”的梦境,但却释放了这阵子沉积在我心中的压力,让我的头脑更加清醒,这不得不説是一个意外之喜。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将会在窃听装置的研究上获得实质xing的进展。

很快又到了晚上,当我听到零时的钟声时,睡意突然变浓了,在打哈欠的短短几秒里,意识就完全模糊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mimi糊糊地醒过来,却觉自己完全无法动弹,但仍旧能够依稀感觉到外界的变化。我已经不是次经历这种鬼压netg的状态了,本应该不会感到慌张,然而,四周传来的声音和感觉却让人无法安定下来。

很热,热气正不断升高,烘烤着我的头和肌肤,让我觉得十分口渴。还有一种呛鼻的味道,以及劈里啪啦的剥裂声。外面有人在叫,在哭喊,听不清楚他们到底再説些什么,只是知道他们在跑,凌1uan而惊慌。

我的意识霎时间清醒过来,然而睁不开眼睛,四肢也仍旧不听使唤。我很快就从周围的动静中nong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火灾。

危机感越来越浓,然而这个时候的我就仿佛是一个困在躯壳中的灵魂,无助而痛苦。

起来快起来我在躯壳中大声吼叫。

不一会,重重的脚步声朝这边响起来,mén被人打开了,来人用力摇着我的身体。

“阿川,快起来,真江,真江姐姐她……”来人用稚音,一边哭泣,一边惊恐地大叫着,是个尚未变声的nv孩。

什么?真江?在我还没nong清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身体终于睁开了眼睛

。我很快就现了,这具身体不受我的控制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我的身体。

这个身体的名字同样叫做“高川”,却属于一个比我小上好几岁的男孩。如今,我就是一个幽灵,被困束在这个同样叫做“高川”的躯壳里。

我立刻意识到了,自己在做梦,可是这个梦境里的一切都太过真实了。我能感受到这具男孩身体所能感受到的一切——燃烧的房间,刺鼻的气味,不断有燃烧的木块和水泥坍塌下来。这个身体扑上前,将唤醒自己的nv孩保护在身下,结果脊背被燃烧的木料砸了一下,火烧般痛楚。

男孩“高川”推开背上的重物,抱着nv孩向外翻滚,火焰被压灭后,他们来到同样燃烧着的走廊。他爬起来,一边将nv孩也拉起来,一边对她説话。我能感觉得到这个身体嘴巴张开,喉咙在震动,却听不到他到底説了些什么。

走廊深入房子的方向已经没有任何人了,孩子们都在朝外面跑,男孩推了一下nv孩,示意她赶紧出去。我这时认出来了,这个惊慌失措的nv孩是“咲夜”。

咲夜朝高川大叫了几句,然而她到底説了些什么,却不如之前那样能够听得清楚,比较清晰的只有“真江”这名字。她试图将高川往外拉,高川却执意不肯走,就在这时,走廊通向外侧的方向出现了另外五个nv孩,其中“系sè”被“八景”和“玛索”两人搀扶着,显得十分虚弱。“桃乐丝”则一脸血迹,表情扭曲得吓人,她穿着睡衣,手上还拿着一把同样血淋淋的工具刀。

她们就这么盯着争执不休的高川和咲夜。火焰开始爬上天hua板,并逐步吞噬着两侧的墙壁,更深处的房间猛然生爆炸,破碎的房mén伴随着黑sè的浓烟砸在地上。情况是如此危急,然而男孩和nv孩们却仍旧呆在走廊上,让我不由得大声咒骂这些蠢货。

然而,无论我多么心焦,他们都是无法听到的。

就在这时,走廊的楼梯口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全身着火的人影从上面摔下来。“高川”下意识朝那边望去,借助他的眼睛,我看得十分清楚,那是个大人,双手从手肘处被人砍断了,一边哀嚎着一边挣扎,宛如恶鬼般朝“高川”这儿爬过来。

咲夜抓住高川的手更加用力了,她紧张得似乎要将高川的手握碎一般,紧接着,从楼梯上方传来脚步声。

不慌不忙,一步接着一步走下来。

全身冒火的断手大人仿佛听到了催命的声音,挣扎和嘶吼变得更加ji烈了。

呼吸间,人还没出现,火红sè的衣摆先在楼梯处1u出一角。咲夜的反应更加ji烈了,她几乎将高川扯倒在地,将他拖着向后拉。而身后也有脚步声响起,nv孩“桃乐丝”手持工具刀越过咲夜和高川的身边。

下楼的人终于1u出全貌,她被一圈浓烈的火光包围在中间,披头散,身上同样穿着睡衣,一手提着一个小熊布偶的耳朵,一手提着柴刀,宛如从地狱火海中走出的鬼怪。

我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我记得很清楚,无论是小熊布偶还是柴刀,都是男孩和nv孩用偷来的钱买的,那个场景在过去的梦境中曾经出现过。长耳兔布偶是送给桃乐丝的生日礼物,买柴刀则是出于自卫。

而现在,拥有它们的,是男孩和nv孩们熟悉的人——真江。

“……她病了……没救了……”

“……跑……快跑……”

“……杀了他……真江……来玩……”

“……桃乐丝……你喜欢……不给……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断断续续的説话,夹杂着疯狂的笑声,和杀意十足的呵斥。

无法理解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高川”被拖得越来越远。在燃烧的走廊中,对峙的“真江”和“桃乐丝”之间,大人终于被烧成一块焦炭,而两人之间战斗却一触即。

就在这时,真江和桃乐丝两人的对话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是你让阿川在没有你的世界里也要好好活着,现在才想主意吗?”桃乐丝説。

“他説过要无论在哪里都会和我在一起,我爱他,你知道,我爱他。”真江説,“就是死也要在一起。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痛苦,只有阿川才能拯救我,只有他我无法再忍耐了,求你,丝,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只是想和他在一起嘻嘻,在一起……”

“我不会让你杀死他的,你这个怪物,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吧。”桃乐丝説。

“我是怪物?是的,怪物。大家都成为怪物的话,一定会更加快乐吧。你也被感染了,桃乐丝,很快就会和我一样了。变成一个怪物。还有系sè、咲夜、八景、玛索……阿川?”真江歪着头看过来,片刻后疯狂大笑起来,“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来。hurryhurryhurryhurryhurryhurry”

在我的耳中,不,在名为“高川”的男孩的耳中,真江的声音正在变形。疯狂,邪恶,厚重,不再是nv孩的声音,仿佛万千的魔鬼在鼓掌,在庆贺,在高吼。

伴随那“hurryhurry”的高喊,破碎的天hua板拥着火焰将真江的身体吞没。滚烫的气1ang袭来,所有人都不禁遮住面孔。然而他们从指缝间望去,却看到那娇小的身躯在焚烧中扭曲,五官渐渐在火光融化,变成整块焦黑的兵俑一般,那“hurryhurry”的声音却一直没有落下。

直到那焦黑坚硬的躯壳出现一道道的裂痕,仿佛有什么东西将从内部孕育而出。

恐惧和狂气充斥在走廊上,所有人都开始撤离这片走廊,这座巨大的房子即将塌陷。这一次“高川”再不用咲夜扯着走了,但他仍旧守在队伍的,并从桃乐丝手中夺过那把工具刀。

他在将咲夜和桃乐丝推出房子,在自己也准备跨出那道mén槛前,有什么东西搭上了他的肩膀。他转过视线,我看到了一只血淋淋的手。

“高川”下意识回头,然而在他回头之前,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怪物是不会死的,所以,永远爱我吧。”

一股巨大的力量将“高川”扯回燃烧的房子中,眼前,近在咫尺的mén框和砖石崩塌下来,将出路完全堵住。

在那个自己被不断后扯的飞逝感中,我终于出了声叫喊。

“真江”

我ting直身体,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一屁股摔倒在地上。脑后被磕了一下,痛苦立刻让我清醒过来。眼前的景物已经不再是那条燃烧的走廊,重新变回了工作间。

是梦,是的,只是一场噩梦。

我就这么躺在地上好一会才逐渐回过神来,我听到自己剧烈的呼吸声,心脏似乎要跳出xiong膛来。我经历过那么多凶险的场景,然而只有这一次,只有这一次让我失声尖叫。

我觉得自己不该恐惧,理论上来説,我所经历过的大场面要比这个梦可怕多了,然而那种恐惧的情绪却疯狂地占据了我的脑海。我不知道,这是男孩“高川”的恐惧,还是我自己的恐惧。

这是“高川”和“真江”的过去吗?那个叫做“真江”的nv孩到底变成了什么东西?究竟是什么病能够让一个人能够在火焰中存活下来?

不,或许这个梦并非真实的过去。我按着额头从地上爬起来,重新记起阮医生对我进行催眠治疗时説的那些话:催眠后看到的东西很可能是自己伪造出来的假记忆。

那个nv孩虽然也叫真江,可是她和我所认识的真江不同,是个真正的人类nv孩——我把她和你hun淆了吗?江……我抚mo着右眼,那颗眼球伴正随着心脏轻轻鼓动着。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