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Uber狼头倒下了但并不全是坏事

时间:2019-08-16 19:30:5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Uber“狼头”倒下了,但并不全是坏事

  “爬得越高,摔得越惨”——短短8 个字,或许已成为了许多人中对 Uber CEOTravis Kalanick 的认识。

  昨天北京时间下午 2 点,当地时间前一天的深夜,一则 “爆炸” 但又不完全“出乎意料” 的从大洋彼端传来:Uber 创始人兼 CEOTravis Kalanick(下文简称Kalanick)迫于投资人的压力,终在数小时谈判之后,终同意离职,但同时也将继续留在董事会中。

  (公众号:)注意到,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我爱Uber 胜过生命中的任何东西,所以在这个艰难时刻,我接受投资方的要求作出退让,以便 Uber 能更好的专注发展建设,而不会因为争端而分散精力。

  这寥寥数字完全不像平时关注的Uber“狼头” 平时的风格,甚至能感受到他做出决定的伤感。但也正如他自己所说,Uber 将能更好的专注发展。

  狼头走了,新 Uber 快来了。

  因 Travis“狼性” 而兴的Uber

  说起提供约车服务的Uber

  ,首先想到的标签就是 “共享经济”。Uber 与提供民宿出租的 Airbnb 同属于早一批成为现实的 “共享经济” 企业。

  由于是一种全新运行机制,“共享经济” 天生就 存在诸多挑战,尤其是法律和监管方面。但相比于 Airbnb 慢节奏的在一个平台上给民宿和租客提供纽带,时时刻刻安排上千上万人的出行计划,同时还要用合理方式调用社会车辆资源的 Uber,面对的挑战自然严峻多得多。

  而这恰恰是Kalanick表现自我的场所,因为他自己并不是一个特别 “循规蹈矩” 的人:他曾经和夜店保镖起了争执,后者要求他离开夜店,Travis却开始跟对方理论人行道是公共空间,终因此事被逮捕。

  这种在平常生活中主要惹麻烦的“刺头” 作风,却是早期发展的 Uber 所必须的。2010 年底Kalanick被董事会任命为 CEO 的当天,他就收到了来自旧金山法院的传票——当时还叫做 Ubercab(Uber 出租车)的 Uber,被指控无证运营出租车公司,如果继续营业将面临每次 5000 美元的罚款以及 90 天的监禁。

  客观的说,这样的处罚力度对于当时的 Uber 来说,与判 “死刑” 无异。但是Kalanick 却没有退让,反倒是祭出了 Uber 后续沿用的一套灰色战略——将名字中的 “cab” 去掉,变成了现在的 “Uber”;同时改变自己的定位,不再称自己是出租公司,而是一家服务司机的技术服务公司。

  终禁令不了了之,Uber 反倒因为敢于挑战体制的 “自由主义”姿态获得了湾区用户的青睐,进入了一个用户数量快速增长期。

  快速增长的业务和Uber 较低的定价,也直接影响到了 Uber 业务覆盖地区出租车司机们的收入,所以之前也曾在世界各地出现过出租车司机抗议 Uber 的情况。他们常用的手段是聚集起来集体罢工,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得公众的更多关注。

  但在Kalanick 的授意下,Uber却在这些抗议进行过程中进行价格优惠,顺理成章地不断将客户从传统的出租车行业中抢过来。

  在Uber 的一系列决定中,“进军中国” 或许是胆的一个,此后Uber更直接与本笃的滴滴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对决。中国市场一直被认为风险极大,但终的收益来看同样出众,用户增长数倍于其他国家。虽然终 Uber 在与滴滴的决斗中败下阵来,但从激烈竞争的泥潭中抽身撤出同样需要勇气。

  如果没有Kalanick 身上的这份 “狼性”,Uber 或许根本无力 “突破” 现有交通市场的封锁,终在小而美中慢性死亡。

  当“狼性” 变得失控,问题就来了

  用“狼性” 让 Uber 这样一个不可能变成现实,的确令人佩服,但过度的 “狼性” 也让 Uber 和Kalanick 一步步地走到了悬崖边缘。相关的负面信息甚至能够追溯到 2014 年:

  2 月,Kalanick 在接受 GQ 采访时,表示一位表示被 Uber 司机骚扰的女性乘客在撒谎。

  8 月,The Verge 曝光 Uber 破坏竞争对手 Lyft 的内部文件。

  9 月,一位风险投资人发现 Uber 在公开活动上分享了自己的位置。

  11 月,Uber 高管晚宴上,一位高管提议 Uber 应该挖掘一些批评该公司的的私生活丑闻。其中 BuzzFeed 的 Uber 账号确认被 Uber 城市总经管理擅自登录,并且从未获得许可。

  12 月,《华盛顿邮报》指出 Uber 给员工权限查看用户的账号,让用户信息彻底暴露。

  从积极挑战竞争对手、再到私自登录用户账号,甚至是给员工权限查看用户资料。原来帮助 Uber 突破传统交通思维的 “狼性”,也在不知不觉中不断变味,从一剂 “强心剂” 慢慢变成了一剂“慢性毒药”。

  前Uber 工程师苏珊 · 福勒

  而真正的致命伤,则是出现在 2017 年,先是前 Uber 工程师苏珊 · 福勒在离开 Uber 一年后发布了一篇震惊业界的博客文章《回顾在 Uber 非常奇怪的一年》,揭露了 Uber 高管对其性骚扰的内幕。

  而后 Uber 未来所要依仗的自动驾驶技术也在跟 Waymo 的官司中节节败退,虽然目前具体信息没有公布,但就从法庭的相关裁决来看,Uber 的确 “有计划地” 盗用了来自 Waymo 的自动驾驶技术,这种明显违反知识产权的做法实在太像 Kalanick 的风格,至少他也应该有所了解。

  半年内负面信息的集中爆发,就像两个人玩叠叠乐,但是其中一个人连续抽木块一样,不垮才怪。

  屋漏偏逢连夜雨,无独有偶地,天灾人祸也同时来临。今年5月底,Kalanick的父母在加州度假胜地遇上了船难,母亲已经去世,父亲也在事故中受伤严重。

  这一连串负面信息和至亲事故的集中爆发,终成了压死骆驼的一根稻草,不然以“狼头”Kalanick的心性,被这样逼宫妥协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总结:Kalanick的终点,Uber的新起点

  创始人被开除,许多人或许想起了多年前的乔布斯:被董事会赶下CEO,又再次回到苹果将后者带入辉煌。但就目前看来,同样的事情很难再次发生在Kalanick身上,原因很简单——Uber或许已经不再需要Kalanick了。

  作为目前全球的约车服务商,Uber已经迈过了前期开荒的这个阶段,接下来的重点应该是自动驾驶技术发展,精细化运营这样的东西,这些并不是Kalanick擅长的东西。如果再算上Kalanick此前造成的负面影响,就算傻子也知道他不应该继续干下去。

  好在目前Uber即便“无人驾驶”,日常的约车服务运转维护并不困难。而对于Uber未来影响更大的自动驾驶,由于Waymo的官司也陷入了一个“短时归零”的状态。这样一来,反倒让Uber呈现出了一张“白纸”,无论是拓展约车业务还是重整自动驾驶技术,似乎都没有太大的阻力。

  更重要的改变则可能是Uber的IPO进程,随着强势的Kalanick离职,基本全部由资本组成的董事会不可能不推进相关的IPO进程。但如何提高Uber的盈利能力,同时还不因为提高价格而失去用户依旧是个大问题。

  8年时间,凭借自己的狼性创出一个600亿美元估值的帝国,Travis Kalanick这张成绩单没人能比。他所创造的基础并非无用,而是将成为“新Uber”的起点,拥有更大程度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可能性。

  换个角度看,他可能并不算输,只不过完成使命而已。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小孩流鼻血怎么回事
一岁宝宝吃什么好消化
医生开的整肠生包装盒和药店买的不一样,两种是一样的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