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吴淦被依法刑拘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

2019-03-17 16:09:15

吴淦被依法刑拘 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

5月27日,涉嫌寻衅滋事罪、诽谤罪的吴淦被依法刑拘  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  从福建公安机关获悉:5月20日因扰乱单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被江西公安机关行政拘留的吴淦(名“超级低俗屠夫”),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诽谤罪,于5月27日被福建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此前,吴淦被南昌警方行政拘留的消息传出时,就引发不少人好奇:围堵法院、高声叫骂,吴淦何以这么嚣张?他到底是何方“神圣”?设墓碑、摆遗像,手法怎么这样恶毒?制作易拉宝、拉起广告牌,造势为何如此“专业”?  他干过怎样的事?  ●把一女干部头像“安装”在全裸女性人体模特身上,拍照合影上传络并招呼友起哄,侮辱语言不堪入目  2007年,吴淦从厦门航空港安检护卫部辞职后到了广西阳朔。他干过房产中介,也和朋友合伙开过公司,都以失败告终。正事干不成,他就开始在上泡论坛、写博客。“超级低俗屠夫”并不是吴淦初的名,他曾使用过“追风的土匪”“误入尘”等,这些名仿佛映射了他内心的某种情绪。  在湖北邓玉娇事件中,吴淦进入医院与邓玉娇拍照合影、上发布,在络上一举成名。尝到甜头后,吴淦就特别热衷关注热点事件。在此后的全国热点事件现场,总能见到他上窜下跳的身影、低俗不堪的表演。再后来,为了给涉事政府施加压力,以达到其个人目的,吴淦的胆子越来越大、做法越来越离谱,甚至用严重侮辱人格的违法手段,恶毒攻击,还自我标榜为独到的“行为艺术”。  2012年4月,福州市晋安区政府对王庄地区进行征地拆迁。当年8月,吴淦受其亲戚叶某请托,前去晋安帮助“维权”。为了让政府答应叶某提出的要求,吴淦在叶某待拆房子现场设立所谓的“公民财产权保护福州观察点”,用他常用的“行为艺术”进行抗议活动。更让人吃惊的是,他买来一个全裸女性人体模特,把一位女干部的头像“安装”上去,并在模特身上、大腿上写上恶意攻击的语言,他和叶某分别与模特合影,还做出一些极其下流的动作,拍成照片上传络,同时进行侮辱。其语言不堪入目,粗俗又恶毒。  “我的人格受到侮辱,严重影响我的身心,给工作和家庭带来极大困扰。”当事人报案后,晋安公安分局和王庄派出所进行了侦查。经过民警训诫,吴淦等人才停止了准备抬着模特游街等恶劣行径。  他惯用那些伎俩?  ●辱骂、“悬赏”“通缉”他人,策划“行为艺术”吸引关注,煽动民“声援”“围观”,以期“围魏救赵”  在上指名道姓发“通缉令”“悬赏令”,搞令人匪夷所思的“行为艺术”,煽动民组成所谓的“后援团”到现场“声援”“围观”……吴淦抓住一些领导干部怕惹事、怕炒作的心理,常常从党政机关主要领导“下手”,给涉事政府施加压力。用他的话说,这就是“围魏救赵”。  2012年,福清市公安局侦办一起涉及吴淦亲属的案子。吴淦为了达到他的个人目的,就对该局领导进行辱骂,并威胁“为局长全家设灵堂让福清访民来祭拜”。此外,他还抹黑该局因公牺牲的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林万霖“是黑社会保护伞”,说“把是黑社会成员的警察在夜总会火拼死亡弄成英雄”。林万霖的家属感到非常痛心:“他怎么就能把污水泼到已经牺牲了10多年的人身上呢”。林万霖生前所在村老人会会长强烈呼吁,要严厉打击这样的违法行为,“邪气不打下去,正气怎么弘扬?”  “当官怕的就是丢自己官帽,找个合适的大鬼来折腾做靶子打。”吴淦在自己总结的《杀猪宝典》中这样炫耀:要懂得围魏救赵,欲擒故纵,声东击西等战术,用别的事情来为自己的事情做筹码。还可以上领导家里“请安”,帮领导“接送”孩子上学等等。不难看出,为了给领导施压,达到个人目的,吴淦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连孩子也不放过。  “那里热闹他就往那里跑,就像逐臭的苍蝇,到处飞来飞去,唯恐天下不乱。”曾经目睹吴淦在福州晋安区打着“维权”旗号、为亲戚牟利的全过程,陈先生表达了他对这种人的无比厌恶:维权有很多方式,可以采取法律手段呀,如果都像吴淦那样,后果太可怕了,政府对这方面还是应该严厉打击。  他是个啥样的人?  ●“他能说会道,喜欢发牢骚。”曾因伪造证件、无证驾驶和扰乱公共秩序,先后3次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  吴淦不是律师,但经常打着律师的旗号四处“维权”。在吴淦的出生地——福建省福清市镜阳镇下施村,民“超级低俗屠夫”吴淦被拘留的消息并没有让乡亲们感到太大的意外。“家庭氛围对吴淦的影响不小。”村里年岁大的老人有些惋惜;“他的言行太过分,迟早会‘出事’。”村里爱上的年轻人早有预感。  谈及吴淦的家庭,村民大多摇头。他父亲徐某某是上门女婿,母亲在他14岁时病逝;1998年,他父亲因组织一帮人打砸养鸡场,并围攻前去处置的民警,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又因在服刑期间越狱增加刑期1年;他哥哥在2006年以代加工半成品为由,伙同他人骗取贷款71万余元后潜逃,目前还是公安机关上追逃对象。  村里一位姓林的老人说,吴淦1990年离开村里后,再也没回去过。据厦门航空港安检护卫部一位姓王的工作人员介绍,吴淦和他既是战友又是同事。1992年,他们一同复员到厦门航空港安检护卫部。“吴淦是在办公室工作,干些打杂的事。”吴淦另一位姓唐的前同事介绍,“他能说会道,喜欢发牢骚。”谈起吴淦时,这两位前同事的评价差不多:在公司内上写过一篇所谓的长篇小说,但很低俗;平时工作吊儿郎当,几次差点到了被开除的地步。  2007年他辞职走了,原因不明。  吴淦的前妻是他中学同学,1998年结婚。法院的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经常不着家”“2002年发现他有外遇”,前妻要与他离婚,后经双方亲戚劝阻和好。2006年,吴淦提出与前妻离婚,并签署了离婚协议,其中一项是夫妻的共同房产归吴淦,吴淦支付前妻25万元。后来,吴淦以60万元的价钱把房子卖了,带着孩子和钱去了广西阳朔,把当时无工作也无住所的前妻抛在了厦门。后来法院缺席判决了他们的离婚案。  据公安机关介绍,吴淦曾因伪造证件、无证驾驶和扰乱公共秩序,先后3次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

作者: :王忠成

信息港首页

集封面

日志本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跟帖(共显示 0 条跟帖)评论:条 查看所有跟帖 ->


青储机
榨油机
上海服务器回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